创业故事
完成A轮融资 他帮20家百万量级App做移动电商 转化率最高10% 吸引数千供货商
发布时间:2015-12-18 12:11:08 阅读次数:7077

 

陈嘉榕  PT6校友,2005年至2007年就读于同济大学SIMBA

 

创业之前的陈嘉榕做的更多是从一到十的工作。他十多年的工作经历主要在外企,先后就职于英特尔、摩托罗拉、微软等企业。他在摩托罗拉做过国内最早的手机银行,微软时期负责MSN项目,多年积累让他对移动端、社交领域尤其熟悉。

20133月,陈嘉榕向李开复提出辞职创业。李开复深知创业维艰,劝说道:创业的风险很高,我们看一两百个项目,可能只投一两个,最后能上市的更是凤毛麟角。你真的想好了吗?

彼时,陈已加入创新工场近一年,担任投资总监。他见过无数创业者,内心感受五味杂陈。一方面,他感到不踏实,自己都没创过业,凭什么给别人当裁判?。另一方面,他深受触动,也希望从零开始做一些事情。

创新工场时期,适逢微博大热,微信初生。他分析道:社交媒体降低了内容生产的门槛,人人都可以成为自媒体。电商与之类似,门槛也会降低。原来的线下零售需要门店、装修,后来有了电商,可以去淘宝开店,但淘宝开店还是需要了解规则,审核身份等。我们觉得微博、微信将是很好的营销出口,让每个人都可以卖东西。

20135月,陈嘉榕离职,围绕移动电商、社交电商寻找机会。最初创业时,他只是觉得电商门槛会逐步降低,每个人都可以卖东西。凭着投资经历对行业趋势培养的感觉,他离开创新工场投资总监的职位,加入创业大军。

从站在岸上看人游泳,到亲身投入创业的浪潮,才明白创业维艰。即便方向明晰,执行起来依然困难重重。他的产品微猫经历了三个阶段发展和两次战略转型:

  1. 第一代微猫:“PC端电商网站”(但形态偏重,收到后起的微店冲击)

陈嘉榕于6月获得创新工场领投的天使轮资金,产品9月上线。网站的功能是:用户注册登录后,可上传自己的商品,比如一些闲置、二手物品;或者用户从“微猫”商品库里选择品牌商品,进行分销。完成商品描述之后,用户可将商品分享到微博、人人网、百度贴吧、Facebook等社交网络。

“微猫”最轰动的一次经历是为李开复进行义卖。201312月,李开复在微博发起“开复益起来”活动,他与女儿进行靓衫义卖,将款项捐赠用于帮助中国癌症儿童。活动影响波及甚广,潘石屹、赵薇等各界名人参与,最终售出6787件衣服,筹款114万余元。

敏锐的媒体发现了背后的义卖平台“微猫”,闻风而来。“很多媒体找到我们,想要采访‘微猫’是什么,我都拒绝了。”在陈嘉榕看来,这种想法是创业路上踩过的坑,错过了一次宣传机会。“很多外企出来的人,有时候喜欢把产品藏着,没有做到90分以上就不想对外说。”

同一时间,“微店”的迅速崛起给陈带来了冲击。“同样主打每个人都可以卖东西,但‘微店’的切入点更好,它是一个App,用户很轻松就能拍照、定价、发布商品,门槛真的就像发微博一样低。但我们做的网页就比较重,且传播门槛高。”

  1. 第二代微猫:微信版“微猫”上线,由C端转向B端(帮助商家在微信平台开店,无奈流量难寻,维系不易

这让陈嘉榕决定转移阵地。20144月,微信版“微猫”上线,重心由C端转向B端,帮助商家在微信开店。陈嘉榕发现,大量商家的“出淘”意愿明显。“商家都在淘宝开店,但淘宝买家端红利已经消失,用户增长缓慢。与之相反,在900多万的卖家端,还在不断涌进新卖家,卖家的流量成本越来越贵。”

陈嘉榕的想法是,让微信版“微猫”成为商家的增量市场。“商家通过微信公众号,可以面向消费者直销,积累自己的客户。”上线后的微信“微猫”有累计5000余名商家加入,包括G-Star RawTous小熊珠宝、保乐力加等国际品牌。

然而,许多商家入驻后,陷入了没有粉丝的困境。陈嘉榕发现:“商家被吸引过来后,积累用户需要商家自己运营,发文章、吸引粉丝……这是非常大的挑战。因此,很多商家在微信上没有粉丝,没有粉丝就没有订单,商家成了僵尸店,用户黏性不强。”

陈嘉榕感觉,微信版“微猫”似乎已经到了瓶颈,即便再多商家入驻,留不下来也是无济于事,只有解决流量问题,才能实现订单的转化。 

  1. 第三代微猫:为App打造电商(寻找流量,帮助App打造应用内电商平台

寻找流量,成为陈嘉榕再次转型的动力。这一次,他将目光瞄准了App。“手机上有大量百万级用户的App,但每个App之间的用户互不连通,是座流量的孤岛。”

同时,APP存在流量变现的难度较大。“其实,很多App的商业化过程,就是向电商转型的过程。它们通过社区、内容、服务等形式,聚集了大量用户,最后向电商转型。比如‘小红书’从晒单社区变成了海淘平台,‘下厨房’从美食菜谱网变成了厨房用品和食材的垂直电商。”

“很多App懂得如何积累用户,但不懂电商运营。”陈嘉榕要做的就是帮助App打造应用内的电商平台,降低技术和运营门槛。区别于传统的电商系统开发者,通常收取高昂的软件开发和维护费用。“‘微猫’提供的是部署在云端的SaaS服务,收取的费用更低,目前平台使用费基本占订单金额的1%。例如,App卖出一件100元的商品,‘微猫’收费1元。”

陈介绍道,通常一个App的电商平台分为前端和后端,前端的商品浏览、订单、支付环节相对容易打造,更复杂的是店铺、商品、订单管理工具,营销工具,以及连接仓库的库管系统,物流快递等环节。

最新的“微猫”就是实现上述功能的工具,它帮助App在应用内实现交易闭环,通过原生SDK打造流畅的购物体验。更多App拥有海量用户,却没有商品可卖。陈通过定向招商来解决这个问题,在与“饿了么”的合作中,微猫在卖家端App打造了采购平台。“我们做了一个分销市场,引入了供货商,自助设置每件商品的佣金和结算方式。类似一次性筷子、桌布等商品,快餐店老板可以直接手机下单购买,而不用再去小商品批发市场。” 

目前,“微猫”服务的百万级用户App超过20,包括饿了么、糗事百科、蜻蜓FM、喜马拉雅等。平均购买转化率在1%左右,“暴走漫画”等粉丝属性强的App,转化率可以达到10%。“微猫”现已吸引了数千家供货商,覆盖商品几万种。今年11月,陈嘉榕获得来自浙商创投领投的A轮融资(尊重创始人意见,具体融资额保密)。